第一二零九章 太古天盤

作者:言不二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神醫磁皇官涯無悔文娛萬歲奪舍之停不下來官仙美食供應商武神至尊巨星家族

一秒記住【筆下文學 www.fqymij.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

    歷史的追溯先是當初歐楚陽在夢境之中見到的那副天君賜寶的畫面,隨著畫面詭異的一轉,時間法則的威能顯現了出來。在那之前,一道人影站在了虛空之中,他左右手執有紫焰、右手執著紫錄寶典,腰間掛有欲佩拓域天葩。人影快刀連斬也斬不清這片天地,最終在力竭之時,頓時徹悟。只見那人影撫額沉思許久,眼前當是一亮,道出天之奧秘。“天地輪回、無生無法、大道歸統、萬物始然……”正是這句話說出之后,方才有了之前夢境中天君賜寶的畫面。

    驚望之中,慕婉晴的聲音裊裊的響起,如同梵音降下,當滌心神:“摩阿,你錯了,自始自終,你都沒有看清楚這個局,雖然你只是設局,可你深陷其中,根本沒有注意到你自己也是這局中的一顆棋子。”

    “雖然是最關鍵的一顆,可你依舊是棋子。”

    慕婉晴看著摩阿,眼神古井無波:“天君之位,乃天地所設,與天同高、與地同齊,其位又怎可奪。呵……”

    慕婉晴的目光轉向歐楚陽,眼神當中充滿了愛意:“自有太古橫生天地,天君與天地同生,獨修天道秘法已臻極致,為跳出太古,天君早早便看清了這天地間的變化,于是乎,這才有了我、你、還有瞑羅。”

    “你以為你不知不覺為我服下思神丸,偷了拓域天葩,天君就一定會隨天地湮滅?呵,讓我來告訴你,即便是我們三個與這天同滅,天君也不會滅……”

    摩阿一字一句的聽著,蒼老的軀體劇烈的顫抖了起來,指著歐楚陽驚駭道:“怎么會這樣?不會的,不會的。”摩阿狀若瘋魔,連連倒退。

    歐楚陽笑了笑,道:“摩阿,正如你所言,你看到了很多東西,自以為可以在本君不在的時候掌控一切。可你又哪里知道,你所看到的,只不過是本君一手設下的另一個局。摩阿,你太短淺了,甚至可以說是無知。”此番言論雖有隱晦之意,可也不難理解,歐楚陽輕蔑一笑,看著摩阿猶如看著一個線控的玩偶:“本君今天就告訴你,這片太古天地的確廣博,但他卻不是唯一,本君與太古天地共生,豈止渡過了十衍紀。”瞬間,摩阿還是連連搖起頭來,露出了絕望的神情:“你想超脫太古,卻威能已盡,設下伏局,引我入甕,你自知我野心,定會以天下大局為盤、眾生為子。引你自毀天地,而你就借著此處契機,徹悟混沌大羅天道。”“哈哈~”摩阿狂笑著,一頭黑白相間的長風頃刻間化成了慘白:“枉我設天下大局,算計天下眾生,沒想到,你早早的把我也算計了進去,你才是算計這天的人,你才是設天下大局的人。”

    摩阿瘋狂的笑著,正所謂一子錯、滿盤輸,他錯就錯在天地輪回之上。

    歐楚陽微微一笑,嘆道:“你又錯了。”

    “錯?我哪里錯了?”摩阿本以為自己終于看清一切,可沒有想到,歐楚陽的背后還有秘密。

    不自覺間,摩阿,瞑羅,慕婉晴同時驚訝的看向歐楚陽。

    歐楚陽微微抬了抬手指,忽然間,一股微弱的壓力從太古天地中降下,直落于摩阿頭頂。

    玄青真元點點消散,自摩阿體表分離而出,歐楚陽見狀,眼中閃過一絲無奈,隨手一招便將玄青真元收歸掌心,言道:“爾等只知,本君乃是先爾等一步與太古共生,卻不知,爾等乃是本君所創。紫冥?玄青?不過是笑話。”歐楚陽的話駭人聽聞,三人萬萬沒有想到,他們是歐楚陽創造出來的。

    歐楚陽又道:“唉~,你最錯的一點便是,你以為混沌大羅天道、創始天道、湮滅天道乃世間三大絕頂天道,卻不知道,在天道之上還有更高的威能。”“比天道還要厲害?”摩阿瞪著雙眼,不可思議的看著歐楚陽。他幾乎不相信,歐楚陽說的是真的。“不信?”歐楚陽輕輕一笑,身體未見怎么動,只是眸子里一道寒光掠過。

    忽然間,整片太古天地中,六億位面同時浮現在小院當中,就如同六億顆星星閃動著耀眼的光芒。

    隨即,歐楚陽揮了揮手,六億位面空間之門,轟然打開,無數道人影帶著一臉的疑惑從中飛了出來,正是那隱藏在太古天地的六億界尊。

    這些人一個個驚訝的看著虛空中的歐楚陽,心情之震撼,久久不能平靜。

    瞑羅見狀大驚失色:強行逼迫控制六億界尊現身,這是何等威能。

    摩阿也是傻了眼,這根本是駭人聽聞的事。想他一代創始元靈、天道極尊,也只能號令、管理這些界尊,但絕沒有能力在一瞬間,強行讓這些界尊強者出現在太古天地之中。

    歐楚陽如今就能做到。“這~,這是什么威能?”摩阿不甘的問道。

    歐楚陽并沒有隱瞞,背對著摩阿,面朝那六億界尊,突然喝道:“爾等見了本君,為何不跪?”

    六億界尊聞言之下,猶如被一道雄渾的元力灌頂一般,驀然間的拜倒了下來,而且是無法抵擋的拜倒。“本君得天擬命,唯今終成太初大道,眾界尊速速歸位吧。”說著,歐楚陽揮手甩出逆天紫錄,六億界尊六億位面從此穩固太古,六億界尊之名諱刻苦在逆天紫錄之中。“太初?”

    摩阿坐在了地上,神念慢慢的消亡……

    歐楚陽回過頭,淡泊道:“摩阿,你授天命掌管天地玄青,貢獻不小,本君念你勞苦功高,現命你入千衍輪回苦道,是生是滅,你自己把握吧。”

    說著,歐楚陽揮了揮手,摩阿眼中帶著震驚、疑惑、甚至是絕望,一點點的消散在這片太古天地之間,就此一代極尊強者自此墜入了輪回。

    做完這一切后,他看向瞑羅,瞑羅蓬的一聲拜倒在地,恭敬無比道:“瞑羅參見天君,昔日瞑羅自恃過高,入天君識海,識圖篡改天運,瞑羅甘愿受罰。”

    歐楚陽搖頭一嘆,伸手虛托道:“你何罪之有,若非有你深入本君識海,授予紫冥,本君此局根本無法設成。”

    瞑羅感恩戴德的站起,尋思了一翻,不由憂心道:“天君,摩阿雖除,可天根已斷,天地輪回尚自存于天運之中,我等該如何是好。”

    歐楚陽聞言,自信一笑,拉過慕婉晴的小手道:“唉,你還是沒看清啊。”

    “天地輪回只是一個契機,是本君設下伏局,這片天地乃是本君所創,豈有毀滅之理。”

    說著,歐楚陽取出了八塊靈宮八將所化的靈石,對著那太古天盤一拋。

    一聲轟鳴響徹,天武界生機復蘇,萬株植被頃刻間于地表升騰而起。

    瞑羅見狀,不由驚喜,喃喃道:“天地輪回,無生無法……此兩句只是契機,大道歸統、萬物始然……方是太初終局,天君,我懂了。”

    “懂了就好。”歐楚陽微微一笑,視野至極還是那獸谷之地,他說道:“瑤兒,隨為夫下去處理一下瑣事吧。”

    “瞑羅,你也去……”

    ……

    獸域萬獸谷。

    此時此刻,萬獸谷內外近二十億武者大軍皆是目露震驚的看著眼前的一切,那荒蕪了一年的天武界不知為何生機再復,千株萬樹猶如雨后chūn筍一般節節生出,僅僅瞬息之間,天武界再度恢復到了以往chūn意盎然的模樣,甚至比以前的仙靈之氣更加的濃郁。

    眾人正自驚訝著,忽然九天之上有著三道人影飄飛而至,待到他們看清的時候,赫然發現這三人正是剛剛離開不久的歐楚陽、紫袍中年人,還有一個正是慕婉晴。

    “姐姐~”

    “相公~”

    見歐楚陽安然回歸,紫霄門人自人喜不勝收,喜極而泣間,眾人飛快的圍了過去。

    感受著周圍投來的關懷,歐楚陽只是輕輕一笑,隨手一甩,一卷典籍悄然落在了瞑羅的手上。

    眾帝首見狀,不由一驚,此卷典籍看上去極為的眼熟,待到他們仔細的打量一番后,赫然發現,那正是縮小版的逆天紫錄。

    瞑羅將逆天紫錄握在手中,眸子陡然一冷,喝道:“爾等還不快快參見天君大人。”

    “天君?誰是天君?天君是什么?”

    眾人聞言愣住,不由左顧右盼,不過這時,慕婉晴卻是眨了眨眼,拜倒在歐楚陽的面前,恭敬道:“慕婉晴參見天君大人。”

    “天君?不是極尊嗎?怎么又出來個天君?”無罪站在一旁想了一想,忽然明悟過來,趕忙拜倒,對歐楚陽高聲呼道:“無罪參見天君。”

    “不會吧,難道極尊之上還有天君的存在,好像,這天君是……歐楚陽?”

    一時間,獸谷之外鴉雀無聲,不過在片刻之后,近二十億武者同時拜倒在地,高聲連呼了起來。

    “參見天君……”

    歐楚陽微微一笑,伸手虛扶,道:“都起來吧。”

    “瞑羅,可以開始了。”

    瞑羅站起,點了點頭,將逆天紫錄翻開掃了幾眼,隨后道:“破軍,岳山、冷風寒、古芒,爾等天運壽誕已盡,現打入輪回,歷十衍苦道。”

    “什么?”破軍等四人聞言之下,不由驚呼出聲,眼望著那高高在上的瞑羅,最后又看了看比他還要威嚴的歐楚陽,趕忙咆哮道:“我不服,什么叫天運壽元已盡,為什么是你掌握我們的壽元,我們是不死的。”

    破軍的高呼,聲威震天,此番辯解登時讓瞑羅皺起了眉頭:“大膽,爾等壽元乃天君所定,豈容汝在此大呼小叫。”

    瞑羅厲喝了一聲,將手中逆天紫錄一合,如雷霆般的喝道:“破軍,以下犯下,藐視天君,壽元不補,無權墜入輪回,去~”

    話說著,瞑羅隨意的揮了揮手,破軍不甘的叫聲根本未來的及發出,整個人便突兀的消失在原地。

    “壽元不補,無權墜入輪回?咕……”岳山、冷風寒、古芒三人互相看了一視,汗水頓時滑落了下來。

    “你們三個去輪回……”瞑羅處置了破軍,這才叫到三人。

    三人見狀,趕忙拜倒在地,對著歐楚陽大嗑其頭,高聲謝恩,接著便化為流光,不知遁下地武何處輪回去了。

    瞑羅微微一笑,道:“這三人倒也識實務,輪回終有一天還會回來,而破軍,只能化為太古中的一粒灰塵。”

    紫霄眾人站在歐楚陽的身后,驚訝的連大氣都不敢出一聲。“執掌高階帝君的生死,這是什么概念?連天地極尊都要聽命,這是什么身份?”眾人此時就算再不理解也能分清層次了。

    在這片天地中,歐楚陽無疑是最高的,也是獨一無二的,而其之下只有眼前這紫袍人是為天地極尊,再其下估計就只有無界這等界尊強者了。“一……一句話就要了破軍的命?”魯豪與陸塵對視了一眼,很難相信自己的眼睛。

    歐楚陽淡淡的笑著,臉上不波不古,轉頭道:“魯豪,陸云,你們二人要潛心修煉,日后到了無罪這個境界,也許就會明白今天的一切。”

    歐楚陽語氣淡然,猶如輕風浮萍,當當然掃過,魯豪與陸云赫然神魂一震,以往對時間、空間、本源等法則不盡理解的地方頃刻間變的清晰起來。

    一句話。僅僅憑著一句話,魯豪與陸云敢聲稱自己不需億載便可自行成就界尊之位。

    “多謝天君恩賜。”魯豪與陸云驚喜了半晌,終于收斂了一切,恭恭敬敬的拜倒在地。

    歐楚陽點了點頭,回身示意瞑羅繼續下去……

    “居云松、耀日、水柔、蔣柏~”

    聽瞑羅叫到自己,蔣柏這才知道這天君在宣判自己的因果,立馬躬身拜倒。

    “天運無壽……”瞑羅冷聲喝出:“不墜輪回,煙消云散。”

    “不墜輪回?”

    眾人聞言倒吸了一口涼氣,慕婉晴張了張小嘴,看著水柔狠不下心來,不由問道:“相公,可否……”

    慕婉晴還未說完,歐楚陽卻是搖了搖頭道:“這不是我的意思,逆天紫錄你也看過,他們的壽元早就在這天地之間,如今本君也只是照本宣判而已。而且,這天地本不應水柔,卻因為摩阿的緣故,你要入十衍輪回,她的出現是瞑羅怕你孤單。可以說,這一切都是她自己種下的惡果,如果她不違逆于你,本君今日也許還會為其赦命。可現在……”

    聞言之下,慕婉晴頓時心灰意冷,看了看水柔,最終還沒說出什么來。“去~”瞑羅隨手一揮,四人同時煙消云散。“閔榮……”閔榮戰戰兢兢的走上前來拜倒在地。“恩。你的壽元還有一個衍紀,現命你去看管眾神冢……”“多謝極尊大人,多謝天君,多謝天君。”本以為自己會跟蔣柏他們一樣煙消云散,閔榮哪曾想過自己會如蒙大赦,趕緊謝恩。一道白光劃過,眾神冢便換了主人。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快速时时的套路